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南宁资讯 >> 出行旅游 >> 出游指南 >> 正文

天全 大山深处的文化古县

我要评论 来源:互联网  2009-12-9 22:11:33  作者:未知  浏览次数:
[导读]:   
提起天全县,也许你并不知道,但一说起二郎山,你一定早有所闻。上个世纪50年代初,解放军进军西藏,以战无不胜的英雄气概,在陡峭的二郎山岩壁上开出了一条通衢大道,以此为背景的歌曲《歌唱二郎山》,响遍了祖国大江南北。
天全县位于四川盆地西缘,二郎山东麓,幅员面积2400平方公里,人口15万,东接成都,西连康定,国道318线纵贯全境,是通往西
     

  提起天全县,也许你并不知道,但一说起二郎山,你一定早有所闻。上个世纪50年代初,解放军进军西藏,以战无不胜的英雄气概,在陡峭的二郎山岩壁上开出了一条通衢大道,以此为背景的歌曲《歌唱二郎山》,响遍了祖国大江南北。

  天全县位于四川盆地西缘,二郎山东麓,幅员面积2400平方公里,人口15万,东接成都,西连康定,国道318线纵贯全境,是通往西藏的咽喉要地。

  远古徙国悠悠情

  据专家考证和历史文献记载,早在新石器时代,天全就有人类聚居,古为氐羌族居住的地方。大约公元前16世纪,氐羌人以徙阳(今始阳镇)为都城,建立徙国。徙国物产丰裕,地域广阔,除现今天全境界外,还囊括荥经、宝兴、芦山以及雨城区的部分地区。徙国国富民兴,发展迅猛,历经夏、商、周、秦朝代,成为西南夷中的大国。公元前202年,汉高祖刘邦平定巴蜀,一统全国,古徙国仍袭旧制。公元前135年(汉建元六年)汉武帝开发疆土,遣司马相如为使,招抚西南,邛、笮、冉、徙等国邑君纷纷附汉,请为内臣。至此,徙国历史遂告结束。

  解谜天全土司

  土司制度亦称“土官制度”,是统治者为达到“以夷治夷”的目的,推行的一种封建领主制。被册封的土司政治上依靠封建王朝,册封世袭,划疆分治,军事上实行土兵制度,以种官田、服兵役的方式,把农奴组织成土官武装,维持土官统治,听命于朝廷征调。土官既是当地政治上的最高统治者,又是当地的大领主,掌握着军、政、财权,对农奴有“生杀予夺”之权。经济上,土官是辖境土地上最高所有者,实行劳役地租、实物地租等经济剥削。文化教育只许土官子女习文弄武,土民后代则是代代从仆从奴,不许受教、进仕。土司统治的地区,属地偏远,疆域辽阔,交通不便,经济文化十分落后,某些地方还保留着奴隶社会的特点。

  公元880年,唐僖宗被黄巢起义军打败,逃亡成都,建立逃亡政府。这时雅安地区一带时有叛乱发生。唐僖宗的逃亡政府经过一段时间的喘息和力量聚集,政权有所巩固后,便派江南临江府人高卜锡和太原人杨端先后率部西征,进入天全平息叛乱。叛乱平息后,高杨二人从此停留下来,被朝廷册封为土司。高杨二土司各自以始阳、新场、城厢、老场为据点,扩充实力,逐渐控制了天全全境和今雅安市的宝兴、芦山、荥经部分地方,进而扩大到今泸定、康定一带,形成了割据局面。高卜锡、杨端死后,其子孙继续执掌高、杨势力,并在天全有所发展。直至清朝雍正六年(公元1728年),清王朝实行大规模的“改土归流”,统治天全达790多年的土司制度才寿终就寝。

  与其他地方比较,天全的土司文化有其特别的标志,即汉人充当土司,土司制度早于其他地区。幸存至今的天全县大坪乡破磷村石头寨遗址,镌刻着天全790多年土司制度的兴衰,此外,还有土司牌坊、土司墓葬以及具有藏汉文化特征的民居等,都是天全土司文化的见证。

  茶马古道遐想

  在天全的崇山峻岭之中,藏匿着一条神秘的古道。这条古道全长180千米,跨沟壑、过吊桥、绕山道、穿森林,弯弯曲曲伸向通往藏区的原野丛林。这条神秘的古道就是继南方“丝绸之路”以外,连接汉藏民族经济文化的另一条重要纽带———茶马古道。

  与藏区为邻的天全县,从唐代开始种茶成业,规模不断扩大,所产粗茶散茶,市场畅销,逐步传入康藏地区。

  在藏汉民族实行以茶换马贸易中,因路途遥远,骡马难行,运价太高,茶叶主要靠人力背运。人力背夫人称“背二哥”,“背二哥”们一般是在农闲时间,十个一群,八个一伙去茶庄里领取茶包,随身带上玉米馍馍和盐巴,手持一根丁字形拐杖,开始了艰难的背茶之旅;久而久之,“背二哥”们的血肉之躯踩出了一条如歌如泣的传奇古道。至今,在这条古道上,两寸多深的拐子窝历历在目;道旁石壁上,刻画着各种神像佛像和宗教箴言;大树下、巨石旁、洞穴里,仍可找到当年背夫们风餐露宿之处……

  交融发展的藏汉佛教文化

  天全县位于藏汉民族走廊地带,由于经济文化活动十分频繁,藏传佛教也从藏区传到了天全。天全境内寺庙众多,其中以红灵山最为著名。

  据有关文史资料记载,红灵山建寺庙始于唐开元年间,宋代开始,就有藏民陆陆续续前来朝拜;元朝时候,当时的藏王赞普金拨银在山上修建了占地180平方米的成宗娘娘殿,现遗址尚存。清代民国年间,红灵山香火十分旺盛,各种殿宇亭台多达128座、上千余间。光绪年间,十二世达赖活佛曾在红灵山成宗娘娘殿讲经数月;民国初年,九世班禅也曾到成宗娘娘殿念佛讲经20余天。1935年,许世友将军曾赴红灵山小住;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西康省省长刘文辉盛邀各界名流考察西康,张大千、叶浅予等名流雅土曾在红灵山写生作画赋诗题词。红灵山在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中的重要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红色故里革命老区

  在波澜壮阔的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中,中央主力红军一方面军曾在天全强渡天全河,激战三谷椿,为实现一、四方面军两大主力在懋功胜利会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博古、张闻天等中央领导人曾在天全县城住宿,红一方面军曾在天全城休整,然后经芦山、宝兴,翻越夹金山,挥师北上,粉碎了蒋介石“要在川南彻底消灭红军”的阴谋。

  1935年11月初张国涛率红四方面军南下,10日攻下天全城后在天全驻扎108天。红四方面军在仁义乡建立红军总政治部,在老场乡设立“红军大学”和红军总医院,大岗山战役出奇制胜,兴业乡击退国民党追兵,峡口坝浴血奋战突出重围,最后从新场董家山撤走,北上抗日。

  红军一、四方面军曾先后在天全建立苏维埃政权,发展地方武装,帮助穷苦人打土豪、分田地,传播革命火种,唤起天全人民革命斗争意识。

  红军一、四方面军长征经过天全时,时间跨度长,活动范围广,发生的重大事情多,留下了众多珍贵的革命遗物,战斗遗址和历史史料,成为天全人民宝贵的精神财富。特别是红四方面军进入天全,是在张国涛拒不执行中央北上抗日指令下进行的,这就使得以朱德为代表的广大红军指战员,在突破国民党封锁围剿的同时,还得与张国涛进行党内斗争。北上抗日的主张最终能从天全得以实现,既体现了全党、全军的真诚团结,又证明了即使在危机四伏、错综复杂的历史背景下,红四方面军的党心、军心始终向着党中央。

  从天全目前保存完好的红四方面军遗址遗物里,既可真实反映红四方面军在天全创建川南红色革命根据地的英雄史迹,也可以再现张国涛另立伪中央分裂红军分裂党的那段真实历史。了解红军、了解二万五千里长征、了解中国革命,天全成为不可缺少的历史陈列馆。

  当今世界,文化实力已成为一个国家实现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的重要标志,文化产业已成为一个方兴未艾的新兴产业,党的“十六大”更是提出了发展先进文化的历史任务。天全县除徙都文化、土司文化、茶马文化、佛教文化、红军文化外,天全的背夫文化、二郎山文化等也源远流长。

  据天全县委书记、县人大主任向辉礼介绍,天全自公元前111年置县以来,至今已有2115年的历史,文化底蕴极为厚重。为贯彻落实“十六大”精神,充分发挥文化生产力作用,以文化旅游优势促进地方县域经济跨越式发展,今年以来,天全县委、政府提出了实施文化强县战略,挂牌成立了“红军文化”、“土司文化”、“藏汉佛教文化”、“徙都文化”等五个文化工作室。通过对全县现有人文旅游资源的挖掘整理,全面提升天全文化品位,打响天全高品位的文化品牌,促进天全文化旅游产业持续、协调、健康发展。

  目前,天全县五个文化工作室通过实地采访调查,查阅相关书籍史料,已整理出一套三本约40万字的本土文化丛书,收集了100多幅图片,录制了100多分钟的音像资料,提出了恢复茶马古道、土司文化遗址、打造红军广场、红军图书馆、开发国道318沿线18个景点等五大打造方案,预计2005年可以完工。相信到那时,天全,这颗镶嵌在二郎山下的璀璨明珠,将会在祖国的西部发出文化强县的熠熠光彩。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